FC2ブログ
2009.11.26 lol
大家都长大了,该说再见了。

希望每个人都有美好的未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9.11.15 091115。
周末睡了长觉,梦见糖了。是最后一次见面她在出租车里捏着我的胳膊,说真好捏呀,然后趴在我胳膊上好像睡着了,我也靠在车窗上睡。顺便说那时候她已经变身渣攻二糖了,那天我穿着件紫色的烂烂的T(那衣服最后随便一扯就能露个肩膀,明年不能再穿了,冥冥中似乎是我最后一次穿?)、色短裤。梦里离她很近,胳膊和脖子,还有脸,软软的,然后她化了妆的脸一直在我面前晃啊晃,又梦到她原来在QQ论坛里用的签名的样子,坐在浴缸边上,穿了吊带裙和高跟鞋,然后梦到钥匙贴出过的个人志封面,磁带碎片画成了工厂上方的星空。糖坐在星空下,抽着烟问我,你怎么还在这里呢,我都要走啦。

她出发去澳洲的时候我没打过电话,也没发信息,Q上没留言,没送礼物,她们渗入我的人生过于深刻,我不能将她们拉向现实。
2009.11.14 近藤san
我小时候看译制片就想做配音员,不那么小的小时候认识了L团又陆续认识了很多团很多artist,99年看了L团第一场影像live,之后又看过很多现场、收集很多DVD,然后从不那么小的小时候到现在,有个除了开live house以外的梦想就是做舞美,几乎没和谁说过。为什么会想做舞美,因为L团每一场live的舞台设计,因为Dranger Crue的很多演出,因为妹尾河童先生的舞台素描和DC的舞台监督近藤琢哉。从05年到08年,每年在live house和机场都能见到近藤,苍白皮肤黄色寸头,08年在第一排看他没有保护措施的爬10米高的铁架把被雨淋湿卷起的LOGO旗没完没了的展平,他那种显然无用的执着早已习惯,当时大喊辛苦了并且给他长久掌声,也是对多年来看他在影片里忙碌的感谢,感谢他对L团多年风雨陪伴和敬业,感谢他设计的那些美丽的舞台。无数个美丽的幻境,我的兴奋和难过曾经通通寄托于那些幻境里,Joker is a joker,dreamer is a dreamer。只愿近藤好好的,2011年需要他,想像不出没有近藤的L团会是什么样子,生望幸福,死……便平静吧。



难过或许是因为理想的榜样也许又消失一位。



忽然想起《孤独的像一颗星球》的结尾。
“是啊。
真是个舒服的夏天。
过完这个夏季。
再向更多的夏季挺进。
这亿万年来。
一次次被击垮。
碾碎。
又一次次卷土重来的夏天。”



多么希望死讯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