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2009.02.23 2.22
A。生日。

谢谢送我蛋糕的大家。谢谢。


B。
周六蜷在椅子里看snoop,然后又看了九州铁浮屠和死者夜谈,我都不知道这两本哪来的,而且封面被搓的斑斑驳驳……其实自从2多做了九州后我就努力回忆它……看这文的年代太久远,大概04年的事……印象里缥缈录我当时最喜欢虎牙和苍云古齿,天下名将那几章印象不深||||他偏做天下名将,于是我只好回头去复习。后来突然打算去收拾一下自毕业搬回来后从未整理过的整理箱,一直和旧电脑一起扔在阳台,里面有众多短篇漫画和成捆的DVD,最后因为我是不丢女而且房间里没地方继续放在阳台。后来头疼睡着了,梦见阿苏勒小时候的样子,很奇妙,后来又梦见狗主和2多的声音(……),嘛……这是因声音而起的YY,恋声癖很常见的吧= =+基本上两个声音就是一直在吐槽的样子,最后怀着“风太大我没听清”的心情……我充满怨念的醒了|||||||||


C。关于2009年1月1日

自那日的live之后一直没关注彭坦,其实说来说去我只是向往一个他那样的人,或者我的世界里存在一个他那样的人,再或者说我自己拥有他的某些特质也好,热爱生活清感人,哪一个都好,我都没有。看他的live我一整个痛苦,他没到我需要膜拜的地步,但是那天却有一些出于平等的感动,而不是我习惯的距离产生美。我觉得那天我有点别扭,但最后live结束,看他开着那辆白色宝莱载着GF回家,很好很高兴,于是世上有这个一个人存在就好了,完毕。song f的现场超赞!虽然不是达达唱出来,但真真是首好歌,不枉我心中的NO.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9.02.17 决定每天换一首歌。
如题。

另外豆子的新SOLO把我雷到宇宙外,什么玩艺啊|||||||||||||终于发现了他以前的SOLO曲和这首史上无敌烂边货相比还是可以听的orz,我绝望了,对这位大叔,果然人到四十便是完蛋。

今日以上,还决定了就是每天都要写日记,正在研究GRDII的四色平衡,旅行时会好好拍照。
2009.02.14 我的蚂蚁属性。
去年和不认识的人一起在不老歌写BO,现在基本荒废了。搬来留念。因为那时候不想用固定BO,或者固定的BO已经用烦了,我原本就是个没长性的人。

2008.10.3

摩登天空音乐节。
时间问题我看只半天……基本是电子的半天,唯一回主舞台的一段时间是超级市场,还是电子,没有大麻电子真的有缺憾啊。后海大鲨鱼为什么比我上次听更难听了,果然是理解不了现在的青少年,为啥一小复古能让你们POGO到飞起囧。张楚我不看了,我已经不爱你了,真的,最后看了与非门和声音碎片,完结。

绿洲的新砖很好。一直以为娜娜最后会被莲杀死,没想到他狗血的先走一步,我觉得矢泽先生是失控了。

2008.10.23

……

我终于要华丽的崩溃了。
事实证明我多年来自觉自愿的被某个目前以数字编号命名的作者S着,是谁我就不说了,见面吃饭过同时也相对无言过,我对她发射过百万次的怨念电波。sa曾经说,此人是众多阴暗少女的偶像,虽然我曾经阴暗少女过,现在也弱气的完全没有阴暗少女feel,我还是被她击倒了。他妈的还是那么萌= =+
今天下楼去便利店买东西的时候,提着塑料兜扔垃圾,大风淡定吹过,我和垃圾一起风中凌乱……看着楼门口那棵树下埋碎瓷片的位置,想起年初送安安的痛哭。默默的烧香碎碗送路,并没有说走好,不要你走,不要你走。于是回来乱翻数字小姐的文,同人的原创的,没看过原著不就看同人是我正常偶尔又可笑的底线,事实证明在某人的文下这底线便是浮云- -完全不认识的人,不感兴趣的情节,竟然看到肝颤胃绞痛,拿出placebo来继续纠结,今晚整个一阴暗loli附体。

但无论如何

庆幸的是在自己鲜艳暴戾的年代有她陪伴,关于那些闪亮星人的文字却是最柔软的药,疼痛的又治愈的。

谢谢。

虽然我最终没有变成坚强向上的人,虽然没走上孤独的唯一的路,还是谢谢,为那些文字里像刀锋切割一般又像雾霭弥漫一般的残忍与善意。

以上。








抖,看了一遍,这……竟是表白啊|||||||




2008.10.20

ばらの花 from 京都音楽博覧会2007[Live]

晚间无聊,于是去jpop翻歌,くるり上一张好好听过的大碟是年初的『Philharmonic or die』,一场华丽的live……大碟里迷人帅气的编曲在弦乐围攻下变得冗长拖沓,像极了一张吸足糖水又内容丰富的pizza,沉甸甸的倒了胃口,原来迷恋的变了味,不萌的某几首却华丽诡异的令人欢喜,只是不相信那是くるり。今天下到这张4首歌的纪念盘,『ばらの花』刚好最后一首,个人非常喜欢的早期作品,碟子里收录的是くるり Feat. 小田和正的版本,说实话这个搭配的感觉转到华语乐坛就好比周董和费玉清唱千里之外……更贴切一点或者说周董和张信哲合唱千里之外?当然小田叔叔的地位在泥棚国绝对比那两位高||||||话说虽然小田叔叔唱ばらの花有点复古,但绝对治愈!完全变成现实系的治愈歌曲,这歌的气场也变的主流起来,从前的indies气场消失了……||||以至于后面听到岸田繁的声音时觉得不真切- -||||岸田同学很有爱,一直在这歌里扮演男配角,完全不主动扭转,笑,但是一直坐拥“这是我的歌”那种气场,总之就是很和谐、有点怪异却很治愈。原版『ばらの花』每每听到就想起年轻的恋爱,想起04年的现场,回忆起那年的美好,非常喜欢二阶堂小姐。这合唱版很像老年相依为命的夕阳红,噗。

于是放上趣味……↓

原版ばらの花
http://www.rayfile.com/files/d4b38451-9eb9-11dd-8bca-0014221b798a/
ばらの花 from 京都音楽博覧会2007[Live]
http://www.rayfile.com/files/b4b78b4c-9ebb-11dd-b7d9-0014221b798a/


2008.11.4

MUJI。

A.GRDⅡ太肉了……用多了真没想到这问题无法治愈啊,当年为什么会萌它的镜头||||||以至于这次照的就算纹丝不动也糊?

B.798每次去都囧到迎风流泪,然后一直持续在找不到厕所的忧郁与焦虑中,就那么一片儿地方我怎么总迷路啊|||

C.一点照片,大小懒的改,没有MUJI= =都是一些小可爱。
进门的墙
我感觉自己像蟑螂一样执着的绕进门的迂回走廊,走廊的墙壁是展品的剪影。对照寻找的过程超有趣。

2008110422204343_d.jpg
2008110422355751.jpg
2008110422431378.jpg

2008.11.22

推荐两张

the cure

4:13Dream

user_photo1.jpg


虽然不能和中期相比,但这张在他们后期里算得上佳作,我觉得。虽然对它破口大骂上人参的人还挺多的……。
the cure这个欢乐的精神分裂症病患者群体我真的很喜欢,不管是平庸的的专辑还是那些经典,有爱的是他们本身的一种特质,沸腾的水瞬间破裂成泡沫然后蒸腾向上渗透进大气的感觉。汗,作为一个成年人我不是那么想用这么飘忽的感想来形容喜欢的band啊啊啊啊,但贫乏的我确实只有这种感觉。多变和分裂是这张的主导,Underneath The Stars,睡前必听,这首放第一首,我初次听专辑的时候惊恐的以为他们后摇了- -,后来发现原来只是小分裂。最近两周早上上班必须要听到Real Snow White,而且一定要在车拐到一条朝东的宽阔马路上的时刻,此时太阳直射进车里,宽阔马路上有早晨洒过未干的水,反射日光,世界瞬间泛白变得闪耀华丽一片~~~~配上这歌太完美了,我每天走过这条道后都庆幸今天也没有出事故追尾真是太好了orz。Scream也很神奇,其实是他们某一种band格的典型,但是这首编曲又很不一样,有点小阴狠,很喜欢。



清春

loved
20081122223248231.jpg


春叔出的single我都会下来听听,因为最近一两年出的大部分都没什么不同(喷),但对于就喜欢他那个调调的人来说每次听就像一次打回母体原型,那种地下气永远不散。而且最近他的single主打都不萌,反而CW曲或者二三首都有爱。20th century boy我拜倒了,听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总会想起cowboy电影版的COSMIC DARE||||他这种唱法我有点招架不了啊,以前经常和人说清春的声音有性感到,但一直困扰我的问题是那声音究竟是那种性别的性感||||orz,总之我血了……。然后,听着还不错的春叔,我就忍不住对那位已经和他阳关道独木桥的某人抚额,此人最近的表现我实在很,除了玩点噱头您还能干吗?出了张single就叫solo复活,伪肉可玩的不亦乐乎还大卖腐魂。本人对卖腐没偏见,小腐怡情,但您还是先知道自己几两重比较好。


MONORAL

Via
20081122223626237.jpg


ANIS的声音真的很赞,但总是有种不知道要把MONORAL带向何种方向的感觉,乐队风格单调,不够饱满丰富。
这张听起来还是一般一般的风格,成长成熟的感觉没有,圆滑事故的苗头到是不小。但ANIS的声音还是很萌的呀……矛盾的对手指,如果还有goodbye那种气质的歌就好了。



2008.12.16

好久没更啦。
调琴师。
把调琴师看完。看书看文看电影,我都是个对情节反应不敏感的人,所以对那种没情节只有细节的东西我都来劲,节奏什么的全滚一边去。这虽然也算缺陷的一种,但还是本能的固守着这个趣味。书中的情节简单含蓄,也许看到最后还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但她在我头脑里确实是个关于回归与欲望的故事。

『马儿的摇晃缓慢而有节奏,埃加的眼皮慢慢垂了下来。悬崖和庙宇瞬间划过他的脑海,他想,也许我刚才在做梦吧,就像孩子头脑中的神话一样。天很快就了,他们在夜中策马疾驰起来。颠簸中,他觉得自己正渐渐往前倒向马背,意欲睡去。梦中,他正骑着一匹掸国小马往前疾驰。小马的鬃毛里飞出无数折断的小花,迎着风如风车般在空中旋转。他们穿过稻田,遇见一群穿着戏服的幽灵,衬着无穷无尽的绿色和舞动着的目的五颜六色。』

文中最生动的段落,是掸邦的皮威、红海上水手讲述的奇遇以及去往湄伦的旅程。火车上卖诗歌的孩子告诉他:这全部是一场梦。我宁可相信这个。结局亦是宿命,创造秩序又不甘于秩序的人有这种结果是必然,虽然旅途终点迎来死亡,但全程也很美妙,迷惑埃加的不是金妙和缅甸,而是卡罗尔医生,笑。于是在我眼里也注定是个千里迢迢勾引得不到于是将之毁灭的耽美文= =+
很好看,推荐……。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啊拉,我真不是陈姗妮派的……虽然去K歌总是想点尼可拉斯,但如果不是发新专辑,我很少听她的歌度过生活。认识的人鲜少有人不喜欢她,我对她的音乐没多大感想,不讨厌她是因为她的态度和歌词,认真的华丽的唱匠。去年听她的户外现场,粉色和色的裙子,唱功格外好,有爱的歌基本没唱,开始如痴如醉,后来昏昏欲睡。这张的歌词写的很好,编曲也很有想法,但这壶香醇的茶始终进不了我的杯。
历史最爱的竟是她和李端娴的拜金小姐……



貌似08年态度正常内容正常的日志都在上面了,突然发现这质和量与从前没办法比啊,现在干枯贫乏了。
2009.02.02 唉,这是为哪般阿为哪般。
我以为在这种嘈杂混浊的环境下,我已经被抛出文艺系久远了,没想到还被人说文艺,还好人家没说我zhuangbility,现在才发现我上学的时候有点那什么,现在才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分裂,工作时我基本封闭了,关闭了……

多年后我的恋声癖又发作了,盐泽先生去世后只有佐藤银平让我产生爱的幻觉||||||可惜他还是玩票的……现在这只巨2无比的CV我基本上对他的RP很无语,不过声音太华丽就暂且作为本命萌一萌吧,工作以后的我现在超宽容,绝对没有上学时觉得这也不好那也不行的毛病,再扭头看看现在的声优界,人品问题基本不是问题,嘛……就这样吧。